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动态>医院简介
热点新闻
严控中心城区床位!一批大医院老院区“瘦身”来了
来源:看医界 作者|陈朝阳
昊老城区老院区减床,新城区新院区做大做强,新一轮医疗机构发展思路已经落地,部分地区将会出现“超级大院区”。
近日,浙江省发展改革委、浙江省卫生健康委印发了《浙江省省级医疗资源配置“十四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
浙江82.50%的省级医院(含分院区)集中布局在杭州城区,《规划》提出要引导杭州省级医疗资源内疏外扩。
《规划》分析认为,长三角一体化对医疗资源区域竞合提出新挑战。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加剧上海对优质医疗资源的虹吸效应,区位和交通的便捷,进一步降低了获得上海优质医疗服务的时间成本,一定程度上导致浙江省内医学人才和病人的外流。在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的总体要求下,省级医疗资源亟待进一步明确医疗服务定位,在打造医疗高地中主动探索,进一步做好疏堵、并轨、提升文章,把提供优质医疗卫生服务的空间向省外延伸、向长三角辐射,不断提升浙江医疗卫生的溢出效应。
2000张以上床位的超级大院区将出现
省级医疗资源可以与优质医疗资源划上等号,截至2020年底,浙江共有省级医院18家,其中,综合医院8家,中医医院(含中西医结合医院)4家,专科医院6家。省级医院共有核定床位31030张(含重症床位621张),卫生技术人员41074人。
浙江省级医疗资源并不差,其中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浙医一院)、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以下简称浙医二院)和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以下简称邵逸夫医院)3家省级医院入选全国12所“A++”综合医院名单,“A++”医院数量与上海并列全国第一。截至2019年底,累计7家省级医院入选全国科技实力百强医院。
《规划》明确,浙江将全面加强杭州城区省级医疗资源的统筹和协同,紧密结合杭州新一轮发展规划和国土空间规划编制,优化杭州城区省级医院布局,推动杭州主城区功能疏解。
随着杭州城市从“西湖时代”到“钱塘时代”,杭州城市规模日益扩大,也迈入千万人口大都市之列。根据《规划》显示,“十四五”期间杭州老城区龙头医疗机构老院区将减少床位,而新城区方面将会出现多家2000张床位以上的“超级大院区”。
“十四五”期间,杭州老城区省级医疗机构床位从20637张降低到19300张,浙医一院、浙医二院是“减床”大户。
《规划》显示,浙医一院(庆春院区)2020年底实际开放总床位2531张,“十四五”规划总床位(张)1500。浙医二院(解放路院区)从2218张降低到1250张;省中医(湖滨院区)从1500张降低到1000张。
未来五年,杭州新城区省级医院床位数将增加近三倍,将会出现多家单体床位规模2000张以上的“超级大院区”。
其中,浙医一院(余杭院区)3200张,浙医二院(滨江院区)2250张,浙医二院(萧山院区)2500张;省中医院(富阳院区)2500张。
一院多区成潮流,中心城区严控床位
在杭州之前,北京、上海已进行了医疗资源空间布局设计:老城区、核心城区,医疗机构严控床位,并逐渐瘦身。
随着北京市政府机关搬迁到通州,多个疏解医疗项目落地项目也加快。北京中心区的人民医院、北大医院等20余家优质医疗资源将逐渐疏解至五环外,疏解方向多偏向于副中心通州。
北京市组织机构代码管理中心发布的《2017年度北京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数据分析报告》显示,2016北京医院数量达到1064个,多集中于中心城区。北京医院数量逐年增加,但新增数量较少,朝阳区医院最为集中。2016北京医院数量为1064个,朝阳区数量最多,为238个,占到总量的22.4%。其次为海淀和昌平,均超过100个。
医院扎堆老城区空间有限,除了制约医院医疗服务改善之外,也对交通造成巨大压力。
为改善三级医院附近的交通拥堵状况,《北京市改善医疗服务规范服务行为2019年行动计划》要求三级医院要配合相关部门,加强医院周边疏解与疏导措施,在就诊高峰期应采取院内与院外协调疏堵措施,合理调整每日上下午出诊单元的比例,酌情增加下午出诊医生数量,避免患者就诊时段过于集中于交通高峰期。
在严控中心城区医疗机构床位上,上海已进行了10多年的探索。2011年上海在医改措施中提出:中心城区的公立医院原则上不再增加床位。
《上海市卫生健康发展“十四五”规划》再次重申这一原则,并推动优质资源扩容和均衡布局。中心城区原则上不再增加治疗床位,以整合现有资源、提高运行效率为主,强化感(传)染、临床研究、康复、老年护理、精神卫生等短缺资源建设,提升优势学科能级。符合条件的市级医院通过改造升级等形式,加强应急医疗救治和医学科技创新等功能。
严格控制床位之下,北京、上海的优质医疗机构相比之下体量不大。在《看医界》历年发布的《中国医院床位排行榜》上,床位规模百强榜单中,北京、上海医疗机构均无上榜。
上海国际医学中心院长刘卫东告诉《看医界》,现代医院经营管理中有个误区:要发展必须要有规模,要发展要先建新院区上床位。
“规模是多大呢?床位多少张?很多人心里没底,也没有标准答案。”在刘卫东院长看来,大型公立医疗机构如果继续在床位上做加法,会造成管理上的浪费,也会继续复制大医院带来的“城市病”。
“500张床位就具备规模效应,按照现在的发展趋势,堵车、停车难等交通问题将从老城区带到新城区。”刘卫东认为,医院上规模之后,患者看病、住院、检查可能会更方便,可是老院区出现的问题将会在新地方重复出现,并带来其它新的问题。
随着院区的扩大,医疗机构将从单体到多体,单地到多地。刘卫东表示,大不等于好,医疗质量和安全,患者体验是不容忽视的问题。
“现在不少医院的新院区患者需要坐摆渡车,这并不是什么好新闻。院区过大,医生之间面对面的沟通减少,信任和默契难以养成并牢固。”
作为现代医院管理专家,刘卫东院长一直很担忧一个问题:这么大的医院怎么管理?
“500张床位的医院和2000张床位的医院对管理的要求完全不同,规模越大不可控因素就越多,专业医院管理人才缺失的问题很严重。"
点击数:1110   录入时间:2021-8-19   【打印此页】 【返回】
注: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未经允许,谢绝转载。图片与文字来源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