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动态>医院简介
热点新闻
后疫情时代 民营医院如何转型
来源: 村夫日记
随着疫情防控常态化,医疗服务市场呈现出三个新特征:公立大医院得到进一步加强,支付方改革加速和医院发展模式的转变。面对市场的变革,民营医院将不得不进行转型,主要途径有三:做大做强、转向消费医疗或康养、放弃住院业务并以门诊为主。
首先,在疫情后,各地做大做强公立医院的势头迅猛,在公立三级医院已经一枝独秀的情况下势必带动其更上一个台阶。另一方面,随着医联体和医共体向全国的铺开,借助公立基层机构的门店去进一步强化病人的获取并在医联体内搭建内部协同平台,牵头的大医院会更具整合性优势。在这两点的叠加冲击下,民营医院面临较大的市场挑战。
在各级别医院中,三级医院的门诊量增速明显超过二级和一级医院。2018年,三级医院的门诊量达到18.5亿人次,同比增长7%,增速超过了2017年。三级医院的诊疗人次占所有医院门诊量的51.8%,占比比2017年进一步提升了1.6个百分点。相比之下,2018年二级医院和一级医院的门诊诊疗人次增速都只有1%,基层则相比之下整体下跌了0.5%。
在入院人数上也同样是这一趋势。2018年,三级医院入院人数为9292万人,同比增长11%,超过2017年9%的增速。三级医院的入院人数占所有医院入院人数的46%,占比较2017年进一步上升了2个百分点。相比之下,二级医院的入院人数2017年增长只有2%,一级医院只有3%,而基层更是下跌了1.7%。因此在入院上,病人往三级医院集中的趋势更加明显了。
其次,医保带量采购之后,医保支付价有望3年内在全国推开。在某些偏远的三四线城市,甚至五线城市,虽然民营医院作为当地唯一或主要的综合性医院,则还可能在短期内维持价格,保持药品的利润。但总体来说,药品降价是无法避免的,这意味着当地民营医院的收入未来可能会明显下降。在这种收入下滑的风险面前,更小的医院所受到的冲击更明显,因为这些单个小医院缺乏规模来压低运营成本,并且也缺乏能力去扩展新的收入。一旦收入减少,整体受到的压力会很大,这对中小型民营医院长期的发展会产生明显的挑战。
最后,随着支付方式改革,医院的运营模式向精细化转型。DRG实施对各级别医院来说,都将迫使医院更考虑治疗的成本,过去只看收入不看效率的做法必然会被打破,医院必须考虑哪些组别可能会产生收益,而哪些不必要的成本开支会导致组别的亏损。目前国内的民营医院中74%是一级医院,费用较低,住院治疗要求低,意味着更低的支付费用,如果DRG实施,将面临费用低,而住院时间更短的挑战,对整体经营压力会很大。而且因为缺乏公立医院那样的政府补贴,民营医院在疫情之后的缓慢爬升也将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
因此,面对市场的持续压力,民营医院转型迫在眉睫。从发展趋势来看,面对市场竞争,民营医院转型将分为三种模式:第一,将自身规模扩大,成为大型医院,但这需要大规模投入,只有大型财团才有能力。第二,放弃住院,成为联合门诊部,通过降低自身成本来保证一定的利润。第三,向消费医疗或康养转型,重点发展医美、牙科等消费医疗或进入康复、护理和养老。
第一,随着大体量机构进入,过去几年民营医院的单体规模有所增加。2018年底,全国一共有2548家三级医院,同比增加了9%,是各级别医院中数量上增加最快的。三级医院中,公立三级医院占比89%,私立占比11%,私立占比从2014年以来上升显著,增加了5个百分点。随着大型民营医院的出现,虽然还难以与公立医院抗衡,但其未来在抗风险能力和发展规模上都将逐步提升自身的能力,成为医疗服务市场重要的一环。特别是随着大量小型医院被整合之后,大型民营医院在部分区域市场将获得一定的势能。
第二,对于部分低等级医院来说,随着支付方式改革和公立医疗机构的竞争,住院部门有可能会面临长期亏损,放弃住院并扩大门诊将成为其主要发展模式。
虽然从数据来看,私立一级民营医院和公立差距最小。在一级医院上,2013年公立院均收入是私立的1.77倍,而2017年为1.69倍,略微缩小。私立院均收入在2013年到2017年的年平均增速为7%,略超过公立的6%,一级医院是唯一在院均收入上公立和私立增速接近的医院。从医院收入结构来看,一级医院的住院服务技术较低,如果不能保证病人数量,并控制好成本,一旦进入DRG支付,将面临很大挑战。但中小型公立医院可以通过加入医联体和医共体,在整体上依靠公立三级医院来对抗市场风险。而民营医院则没有办法依靠公立三级医院以化解风险,未来受到的冲击也将最大,放弃住院并扩大门诊是备选项之一。
第三,向消费医疗转型是另一种发展模式,但由于消费医疗已经竞争激烈,要成功转型不易。由于在后疫情时代,整体防控措施严格,消费医疗在短期内复苏的势头并不强,但就长期来看,随着经济的发展,消费医疗长期仍然向好,但由于消费医疗受制于医疗的区域特性,未来很难出现全国性的大型跨区域连锁,仍然是以区域巨头为主。而且,消费医疗受制于高销售成本,扩大规模很容易出现亏损,小规模发展又不能满足资本要求,未来多小散乱仍将是主要的特征。
而如果向康养转型,市场更为分散,而且,康养在各个不同市场的差异极大,很难依靠自身大规模扩张,只能依赖于收购,但收购将提高负债率,影响到长期的发展。与消费医疗类似,这一市场也很难出现跨区域的成功,局限在某一地区更为可能。
总体来看,疫情之后,民营医院市场将迎来较大的市场变革,市场洗牌将大大加速,大量机构将被并购或关闭,这将强化市场原有的大机构。另一方面,面对大型公立医院的日益强化,民营医院需要更多的发展自身的协同网络,原先多小散乱的发展格局将难以为继,市场集中度在部分区域市场将获得提升。
点击数:868   录入时间:2020-8-17   【打印此页】 【返回】
注: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未经允许,谢绝转载。图片与文字来源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上一篇:警惕高温带来的“亚健康”
    下一篇:多家大三甲将被查